非法养殖:拉响海上运输安全的警报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18 03:51

  2003年11月5日晚10时40分,世界最大的集装箱班轮公司—马士基海陆公司的欧地干线船“玛丽特”号到达指定的大连大窑湾锚地下锚。次日清晨6时35分,大窑湾引水员通知该船靠泊。但该船在备车起锚时,发现螺旋桨被一些不明物体缠住,后经证实为海上养殖物。按照班期,“玛丽特”号应于早晨进港,中午后离港。由于是集装箱班轮,货主对班期要求非常严格。这一耽搁,船公司的声誉不但要受到影响,而且还要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类似的事件在大连港近年已发生多起,究其缘由就是因为海上非法养殖酿成。

  大连大窑湾港是世界上罕有的天然深水良港,因为养殖非法侵占航道使得进出大窑湾港的国内外船舶无法在正常的航道上行驶,这已严重破坏了它在世人心中的美好形象。因为大连海区日益泛滥的海上非法养殖,大连港近年来辛辛苦苦开辟的集装箱远洋干线有被船公司撤销的可能……

  近年来,大连海上非法养殖愈演愈烈,不仅密集地分布在沿岸近海水域,而且已严重侵占到港口所必需的航道、锚地等水域,威胁到了水上交通运输安全,制约了港口生产建设发展,成为海上运输一大隐患。

  大连海事局通航处负责人在谈到非法养殖及清障工作时,似乎已经很无奈。他告诉记者,大连港水产养殖业的无度、无序发展现象始自1984年,随着沿海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养殖技术的不断提高,港内非法养殖物面积逐年增加,锚地、航道等通航水域被非法养殖物大面积侵占,严重破坏了大连港海上通航环境,威胁到海上运输安全,航运与养殖业的发展矛盾日趋尖锐。

  据介绍,1991年和1998年大连海事先后组织了两次大规模清理行动,大连市政府为此曾专门发布了《关于清理大连港区水域内养殖物的通告》,为此后的清理工作提供了重要的依据。但由于养殖业户受利益驱动,前清后养、前清后置、易地而养,大连港通航水域内违法养殖物始终未得到有效根治。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大连港区水域内违法养殖再次出现大规模反弹。2003年9月对港区养殖物的实际测量结果表明:当时,违法养殖物侵入锚地、航道及通航水域的面积已超过64.6平方公里。其中,大连港第二货轮锚地被侵占面积达三分之二,已无法正常使用;和尚岛航道、北良航道、中远船务航道均不同程度被养殖物侵占;大窑湾锚地四分之一水域被侵占;大窑湾锚地通往港区的进出港通道布满养殖物,已无法通航,进出大窑湾港的船舶被迫绕道险礁以南水域航行。大连港区内船舶的航行、锚泊安全已受到严重威胁。

  据一份资料统计,仅2003年一年的时间内,先后有十余艘船舶在大连港区水域内发生缠摆事故,其中10月19日到11月6日不足20天的时间里,先后有“明程”、“源长”、“振舟油1”、“大庆73”、“海丰上海”六艘船舶缠摆,严重影响了港口生产和船舶安全,在国内外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自1996年至今,在大连港合法水域(航道、锚地及其连接水域)因发生养殖筏缠摆事故,由船方赔偿的金额高达700多万元,其中涉外事件逐年上升,境外船东反映强烈,有的外轮船长还向当地政府提交了抗议书。引起海事纠纷只是非法养殖恶劣影响的冰山一角。首先,非法养殖增加了船舶航行的危险系数。其二,港口建设也受到影响。一些渔民一旦风闻港口要进行建设,便立即在附近水域大肆扩张其养殖范围,然后向港口巨额索取赔偿。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仅建一座30万吨级原油码头和一座30万吨级矿石码头,大连港就白白花去征海费高达2亿元。其三,非法养殖导致集装箱班轮拖班、误班的情况时有发生,集装箱船停泊一天的费用达4-5万美金,无疑使船公司面临信誉和经济的双重损失。

  大连市港口与口岸局局长惠凯向记者介绍,大连口岸的十余家船公司曾致信大连市政府有关领导,强烈呼吁尽快解决大窑湾港区海上非法养殖问题,为船公司营造一个良好的通航环境。大连港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港口建设,30万吨级原油码头、25万吨级矿石码头、大窑湾二期集装箱码头、大连湾通用杂货泊位工程均已建设或完成使用。如果海上非法养殖侵占航道锚地的现象不尽快得到彻底解决,那么,在这些工程建成投产后,码头的使用将会受到严重影响,整治非法养殖已刻不容缓。

  近年来,海上养殖业可谓异军突起,可是这些并非都是“正规军”,在这批养殖大军中还掺杂着一些不守“规矩”的分子。据农业部有关部门统计,从1990年至今,全国沿海地区海上养殖面积从428940公顷增加到

  937950公顷,产量从1624065吨增加到7910429吨,分别增长了119%和487%。其中,辽宁、山东、海南、广东和浙江等省的增长速度尤为惊人。

  海上养殖业飞速乃至无序发展着,业内人士分析其中原因,首先就是地方政府号召和政策鼓励,部分地区还在政策上倾斜以及资金上支持;其次是相关法规的交叉和不完善。涉及海上安全和水产养殖的主要有《海上交通安全法》和《渔业法》。前者规定海上安全主管机关对违章养殖、捕捞只有责令权,而无强制处置和扣留、拆除等权力;后者规定县以上地方政府根据国家对水域利用的统一安排,……核发养殖使用证,确认使用权,而核发养殖使用证的主管机关(水产管理机构),常常从部门利益出发,并未根据国家对水域利用的统一安排,也未与海上安全主管机关协调,即向渔民发证。更多的是渔民未经任何机关批准和发证,就私自在通航区逐步扩大养殖;再者就是管理混乱,涉海管理部门众多,实际管理中常出现交叉和重叠,甚至是矛盾和对立。基于这些因由,导致海上养殖业无序、无度的扩展。

  发展养殖业和建设航运中心的矛盾日益突出,如何更好的协调两者的关系,处理好渔民眼前利益和城市发展的长远利益,成为摆在大连人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把大连建设成为东北亚重要的国际航运中心,这是大连人多年来的夙愿,党中央、国务院对大连也寄予了厚望。

  众所周知,航运中心的建设,离不开航运业的大力支持。权威人士指出,一个恶劣的通航环境如何能吸引国际上大的航运公司靠泊大连港?没有众多的船公司纷至沓来,大连拿什么来发展航运业呢?建设东北亚重要的国际航运中心岂不成了一句空洞的口号?

  大连市港口与口岸局口岸处处长张其奇告诉记者,自从“玛丽特”号事件发生后,大连市政府高度重视,并成立了清理海上非法养殖领导小组。坚决清理那些非法的养殖场,还大连港一个清洁而安全的通航环境。另外,从“大大连”整体发展规划来看,港口被定位为城市第一位的战略资源,是实施“以港兴市、港城共荣”发展战略的载体。如果港口建设发展长期因海上非法养殖而举步维艰,显然“大大连”的建设也将因此受到“拖累”,放缓前进脚步。

  “清障工作已经成为我们的日常工作,只要天气和海上环境允许,我们都会出海巡逻清理。但即使这样,还是不能彻底的根治反弹问题,渔民与执法人员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有的时候甚至出现暴力抗法。”大连海事局清障队负责人对记者说。

  据大连海事局的工作人员分析,目前清理工作的难点主要集中在这几个方面,首先,历史遗留问题有待进一步解决,某些通航水域内的养殖物强制清理依据不够充分。目前大连港区内的养殖物有很多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许多养殖在相关法律生效以前就已存在,养殖许可证制度、海域使用许可证制度、港区通航水域内养殖审批制度均未有效执行,在此情况下,如何妥善解决这部分养殖业户经济补偿问题是海上清障能否顺利进行的关键。

  此外,一些海事部门未正式对外公布的船舶习惯航路、通航水道内近年来也出现了大量水产养殖,如要对其强制清理,缺少合适的执法依据;养殖业户的对抗造成清障工作难以顺利进行。有的养殖业户将养殖苔筏沉入水中,水面上看起来已经清理干净,但用测深仪扫测却发现水下有大量的养殖物;还有的在养殖苔筏水底桩上覆盖大量的沙袋,使清障船难以拔除水底桩,必须由潜水员潜至水底,将养殖用绳索从根部割除,才能确保船舶航行至该水域不至缠摆。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最近几次对和尚岛航道东侧、第二货轮锚地内非法养殖物进行强制清理时,养殖业户甚至聚众围攻清障工作船,采用碰撞、挤压工作船艇,强行抢夺清理暂扣的浮漂、绳索等物资,甚至持刀恫吓等暴力手段对抗强清执法工作,加大了清理难度;如何解决前清后养的问题仍未找到有效方法。

  记者在调查中获悉,多年来,大连港区非法养殖物的清理工作一直未曾停止过,但渔民前清后养的现象始终层出不穷。受利益驱动,养殖业户(甚至包括乡镇集体)明知违法仍越界养殖,虽经多次强制清理仍是屡禁不止,在目前无法作到将港界线以内养殖物全部清理干净的情况下,如何杜绝前清后养,找到制止非法养殖物反弹的有效方法还有待研究;清理工作难以得到县、乡地方政府、边防等部门的全力配合。多年的非法养殖物清理工作中县、乡一级地方政府、边防等发挥了很大作用,致使清理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诸多原因,这些主管地区渔业、水产的部门难以作到全力配合,导致清理工作困难重重。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缺少操作性强的地方立法。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法》对海上养殖管理作出了规定,但尚缺少针对性强、具有可操作性的地方立法做补充,导致非法养殖物清理工作执法手段单一,无力。

  非法养殖,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安全事故和法律纠纷有愈演愈烈之趋势,沿海港区再次拉响海上安全警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有关人士曾建议国务院办公厅向沿海各省市发出《关于遏制无序养殖、保障航行安全的通知》,要求沿海各省市,在当地政府的统一组织和领导下,对所属水域的无序养殖问题作一次全面的调查、清理工作;应切实根据“综合利用,协调发展,安全畅通”的原则,按功能搞好沿海水域的开发规划,并对有关职能部门的权限、职责、分工予以明确;应加强对海上养殖发证的监督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向渔民核发使用证,应经海上安全管理机关核准并统一发布航行警(通)告;各级政府要加大对渔民的法制、安全、国防观念的宣传力度。但实践证明,清障工作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顺利,这涉及到多个部门和机构,还有广大渔民的切身利益,在国家大力提倡发展和谐社会的今天,不能不考虑到他们的利益。只有彻底解决了这些后顾之忧,才能有效的遏制无序的捕捞和养殖业,使海上航路更畅通,船舶航行更安全。

  猴娃儿曾繁胜,其母与不明人形动物所生,身高两米,头小臂长,体势佝偻,表情诡异,半兽半人。想知道这一天下奇观是如何被报道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