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场万只鸡打疫苗后全覆没 畜牧局建议卖死鸡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7 22:09

  饶阳县官厅乡套里村的翟铁峰家养了七、八年的鸡了。去年12月份,他们从西张岗村(邻村)王景华的兽药店买来了“饮水克隆”疫苗,喂给了养鸡场的1万多只鸡。几天后,见鸡有些咳,就咨询东张岗村的兽医王光雨(音),王光雨让他们给鸡注射“1系”疫苗,随后王光雨送来了疫苗。没想到几天后,鸡开始死亡,后来1万多只鸡“全军覆没”。

  1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了饶阳县官厅乡套里村的翟铁峰家养鸡场,看到鸡舍里空无一物,只剩下鸡饮水、吃料的盆。翟铁峰夫妇眼圈一直红红的,他们说,自从这儿的鸡没了后,他们再也不敢到鸡场来了,实在没有勇气面对这空空的鸡舍。

  翟铁峰的妻子告诉记者,两个月前,他们花了10万多元买了1万多只是青年鸡。去年12月三、四号为了预防鸡瘟,从西张岗村王景华的兽药店买来了“饮水克隆”疫苗,喂给了养鸡场的1万多只鸡。几天后,见鸡有些咳,正好碰到了东张岗村的兽医王光雨(音),她便向其咨询,王光雨让给鸡注射“1系”疫苗。她说,刚给鸡喂了“饮水克隆”疫苗,再用“1系”疫苗行么?王光雨说,别的养鸡场就这样用的,没什么问题。王光雨说自己门市上有,就送来了几百只鸡的疫苗,后来不够用的,他们又去其门市上拿了些疫苗。再后来,王光雨让县畜牧局的人送来了一些疫苗。没想到注射了5天后,鸡开始死亡,并且死亡量越来越大。

  翟铁峰的妻子说,看到鸡这样,他们马上到河北农大找教授咨询,农大的教授说,哪儿有给鸡用了“饮水克隆”又马上用“1系”的?鸡没治了,少说也得死三分之一。随后的几天鸡大批量死亡,死掉的鸡肉的颜色成深红色。买鸡的钱,加上疫苗、饲料、鸡舍,算下来,怎么也得损失二、三十万元。

  在翟铁峰夫妇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西张岗村王景华家的兽药店——宸新畜禽门诊。在柜台上,记者看到一张《宸新畜禽门诊商品蛋鸡建议免疫程序》,上面写着各种鸡疫苗的使用方法。店内的一位老太太说,店里有鸡疫苗卖,但是疫苗从哪儿进的货,她不知道。随后,记者以翟铁峰亲戚的身份接通了王景华的电话,王景华说,疫苗是从衡水市畜牧局进的。记者在宸新畜禽门诊没有看到兽药经营许可证,更没有看到兽用生物制剂(鸡疫苗属于兽用生物制剂)经营许可证。

  随后,记者来到了东张岗村王光雨的兽药店——中特畜禽服务部。店内也是只有一位老太太,老太太说,他们店里不买鸡疫苗,疫苗早被县局统筹起来了。王光雨妻子的电话中对翟铁峰妻子说,不知道翟铁峰从他们店里买的鸡疫苗是从哪儿进的。翟铁峰妻子多次拨打王光雨的手机号,一直无人接听。在中特畜禽服务部,记者没有看到兽药经营许可证,更没有看到兽用生物制剂经营许可证。

  1月6日下午,记者以翟铁峰夫妇亲戚的身份来到了饶阳县畜牧兽医局,该局局长李瑞达让一位负责人接待。当记者问到王景华、王光雨家的兽药店有没有兽用生物制剂经营许可证时,该负责人说没有。该负责人承认王景华是他们单位的工作人员,在一个乡畜牧站工作。当记者问,他们县有几家有兽用生物制剂经营许可证的兽药店?翟铁峰家的鸡死因究竟是什么?村里的兽药店私自卖兽用生物制剂,畜牧局是不是负有管理责任?……该负责人警惕地问:“你是记者吗?”然后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最后竟说不再接待。

  当记者问起那1万多只病死鸡的去向,翟铁峰夫妇告诉记者,一开始鸡死后,他们都喂了狗,或者埋了。后来死的越来越多,乡牧畜站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能卖就卖了吧。后来他们便联系了买卖鸡的中介人,以每只3元左右的价格把病的、死的鸡先后几次卖掉了。卖鸡时,县畜牧局、乡牧畜站的两位工作人员在现场。

  衡水法律界的一位业内人士说,2004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兽药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经营兽药的企业,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与所经营的兽药相适应的兽药技术人员;(二)与所经营的兽药相适应的营业场所、设备、仓库设施;(三)与所经营的兽药相适应的质量管理机构或者人员;(四)兽药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规定的其他经营条件。符合前款规定条件的,申请人方可向市、县人民政府兽医行政管理部门提出申请,并附具符合前款规定条件的证明材料;经营兽用生物制品的,应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兽医行政管理部门提出申请,并附具符合前款规定条件的证明材料。”

  《河北省兽用生物制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 试行 )》第五条规定:“兽用生物制品经营单位应当是县级以上各级动物防疫机构。”第七条第四款规定“兽用生物制品经营单位应当具有与所经营的兽用生物制品品种和规模相适应的贮存条件和设施。具有冷库、恒温库, 冰箱、冰柜各1台以上,冷藏运输车1辆或保温箱 ( 冷藏包 )5个以上;发电机或不间断电源1台;若经营储存于液氮的疫苗 ,应具备液氮罐2个以上。”

  该业内人士说,村里的兽药店经营兽用生物制品显然是非法的,他们经营的疫苗从哪儿来的?储存、运输符合相关规定吗?兽用生物制品经营太混乱了,对此牧畜主管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动物检疫部门,饶阳县畜牧局的工作人员竟然建议养鸡户出售病死鸡,真是太荒唐了。